來源: 三聯生活周刊

新時代的家居清潔創新:始于需求,成于科技插圖

畢加索有一句名言:藝術為靈魂洗去生活之塵。(Art washes away from the soul the dust of everyday life.)這句話至少包含了三層意思:第一,灰塵很日常,天天見;第二,灰塵很惱人,人們總想擺脫它;第三,灰塵很難纏,需要用一些非常規手段來清除——若靈魂蒙塵,你甚至要用藝術這樣凝聚人類至高智慧的方式,才能與之對抗。不過,對抗家中的灰塵,或許一臺好的吸塵器就足夠了。

與灰塵開戰:先知己知彼,再逐一擊破

在與灰塵“開戰”前,有必要先了解一下,所謂“灰塵”,究竟是什么。

其實,灰塵的組成,遠比人們想象中更為復雜,它混合了塵螨、塵螨排泄物、皮屑、細菌、病毒、霉菌、小昆蟲和數百種其他顆粒,遠不僅僅是塵土那么簡單。而其中,又屬塵螨排泄物中的蛋白質危害最大,是全球公認的主要過敏原,也是導致過敏、哮喘等疾病的“罪魁禍首”。

更重要的是,這些顆粒中的大多數是肉眼無法看到的,但卻廣泛分布在室內的各個角落,包括地板、沙發和床等區域。

這也意味著,這些惱人的小東西神出鬼沒,令人防不勝防,因此要將它們一網打盡,也變得困難重重。

新時代的家居清潔創新:始于需求,成于科技插圖1

地板、沙發和床等區域是灰塵的根據地

而且,身處不同城市,由于氣候差異,此“灰塵”也非彼“灰塵”。地處西南盆地的成都,空氣潮濕,霉菌成了王者,基于霉菌的傳播和生長特性,無法用傳統清潔方式去除肉眼不可見的霉菌孢子;高溫高濕氣候的深圳則容易給了塵螨肥沃的生長土壤,也因此,除螨被視為家庭清潔中重要的一環;而干燥的北京,沙塵、毛絮則更占據優勢地位,傳統濕拖、擦地等方式其實難以去除這些微塵……

一千座城市便有一千種灰塵,如果花費更短時間、更加有效率地將灰塵去除成為每個都市人的難題。其實解題思路不難,戴森最近發布的四大科技就給出了一些啟發,我們一個個來破:

首先是如何讓灰塵可以被看見?

新時代的家居清潔創新:始于需求,成于科技插圖2

全新激光探測功能,讓隱藏的微塵顯形

激光探測為此而生,廣泛用于醫療、航空航天、軍事等領域的激光探測技術應用到家用吸塵器上,能讓你和家中的“隱形殺手”灰塵來一場硬碰硬的狙擊戰,又快又好完成居家清潔。25厘米的吸頭右前側,數百萬條綠色激光射線通過一個僅重0.11克的激光透鏡向外散射,形成一道90°的激光綠幕——激光角度也經過精準調節,距地面7.3毫米,與地面形成1.5°夾角,這一角度可以使灰塵陰影與地面形成對比,讓灰塵“無所遁形”。

和LED光相比,激光由于具備能量大、方向性好的物理特點,除了照亮吸頭周圍環境外,更能聚焦于灰塵本身,且對于人眼而言,綠光比紅藍光要亮8.5倍,也更有利于消費者清楚看到灰塵。而25厘米、0.11克、90°、7.3毫米、1.5°這些數字的背后,是戴森的工程師們數百次的設計、改進和測試,光是定制化的透鏡,研發耗時就超過18個月。

新時代的家居清潔創新:始于需求,成于科技插圖3

機身內置壓電式聲學傳感器

看清敵人后,還需評估對方的數量、類型和作戰能力,才能制定針對性的作戰計劃。壓電式傳感器技術應運而生——簡單來說,當灰塵經過吸頭進入吸塵器,并撞擊到壓電式傳感器時,它的形狀就會發生變化或引起振動波,隨后,這些信息會轉化為電信號,這能對灰塵進行大小的測量和數量的統計。

這項技術與激光相似,也是航空界的常客,曾應用于NASA太空項目,檢測太空碎片以防止空間站碰撞,畢竟對付灰塵絕非易事。而與傳統利用紅外線物理性質來測量灰塵散射情況的光學傳感器相比,壓電傳感器更精確,反饋更及時。

新時代的家居清潔創新:始于需求,成于科技插圖4

LCD液晶屏實時分類顯示灰塵數據

技術與技術之間,需要環環相扣,才能對敵人步步緊逼。接下來,經過壓電式傳感器測量的結果——也就是灰塵的數量和大小,一方面能實時發送給吸塵器的馬達和電池,自動根據灰塵量多少調節吸力,使清潔更有效,也能減少不必要的能量損失,使吸塵器維持更長運行時間;另一方面,也會實時顯示在吸塵器的LCD液晶屏上:傳感器能檢測大于10微米(0.01毫米)-500+微米的微塵,根據大小對其分類(如花粉、微塵、塵螨、大顆粒物等),并對應顯示屏上不同顏色的條柱。隨著吸塵器的運轉,條柱會不斷上升,當上升停止時,就表示灰塵已清除。

可視化地呈現清潔效果,也能讓忙碌的都市人更為靈活地規劃清潔工作,利用碎片化的時間、分片打掃家中不同區域。據戴森發布的《中國新中產家庭“清潔觀”報告》顯示,如今人們清潔時間更為靈活,傾向利用日常碎片化時間完成打掃,有別于傳統大掃除式家庭清潔習慣,越來越多的家庭選擇每周7次、每次15分鐘的快速清潔,或是每周4次、每次26分鐘的日常清潔。

圖片

數據來源《戴森全球灰塵研究》

但這幾年,“養娃式養寵”人群不斷攀升——據吳曉波頻道統計,從2016年到2019年,養寵的新中產家庭數量增幅達42.6%。從居家清潔角度來說,養毛孩子的痛,就是滿天飛的毛發,和由此引發的過敏問題了。

圖片

新防纏繞螺旋形吸頭,快速吸除長發和寵物毛發

常規士兵拿下了,但保不齊還有猛將殺出重圍。針對這一問題,戴森研發出防纏繞螺旋形吸頭——圓錐形的刷頭,利用了毛發的緊縮性,逐漸縮小的刷條直徑可使毛發移向刷條的較窄端,這樣一來就能有效對抗毛發纏繞——當然,對于人類頭發也適用。

聊吸塵器技術,到底是在聊什么?

無論哪個領域,在我們聊到一些前沿產品時,會發現總有一些底層核心技術在支撐,同時,這樣的核心技術也往往會歷經漫長的研發過程,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迭代,甚至在一開始投入時見不到任何回報,也不知是否有實際的應用場景——但總有人堅持,也總有人一點一點邁向成功。

戴森吸塵器的技術研發就是這樣。1983年,戴森的創始人詹姆斯·戴森發明了無塵袋吸塵器樣機“G-Force”,解決了傳統有塵袋吸塵器容易堵塞的問題。它的誕生經歷了5127次嘗試——在如今這個新品迭代以季度甚至以月為單位的“快消時代”,這樣不計時間、成本和回報的投入,幾乎是無法想象的。

新時代的家居清潔創新:始于需求,成于科技插圖7

到1993年,“雙氣旋技術”(Dual Cyclone)的問世,有效分離了灰塵和空氣,灰塵在達到濾網前就能被氣旋捕捉,不會堵塞濾網。

到了2002年時,戴森工程師將多圓錐氣旋分離技術(Root Cyclone Technology)應用到真空吸塵器上,顧名思義,就是將原本單一大圓錐轉變成多個小圓錐,因為錐體尖端直徑越小,空氣旋轉速度越快,氣流中灰塵的分離及后續的過濾效果也就更好,同時,它的能量損耗也比雙氣旋技術更低,如此一來,便可將更多能量轉換成吸力。

2011年推出的戴森DC47又采用了雙層氣旋分離技術(Two Tier Radial Cyclone Technology),在不增加吸塵器占地面積的情況下,進一步增加錐體數量、減小錐體體積,加大分離效率,減少能耗。

新時代的家居清潔創新:始于需求,成于科技插圖8

研發吸塵器時的圖紙

氣旋分離和吸力的平衡,一直是吸塵器產品研發中的一大難題:能量分多了給氣旋分離器用于過濾,吸力就不足,反之亦然。因此,性能優越的氣旋是無繩吸塵器“吸力無損耗”的關鍵,這意味著更多灰塵在達到濾網前,就已經被氣旋分離,不容易堵塞濾網。

但是,一款好的吸塵器還不僅于此,它還需要匹配出色的整機密封過濾系統,防止從氣旋中分離出的灰塵再次逃回空氣中,避免二次污染。

為了解決這一平衡難題,達到“吸得干凈、過濾干凈、吸力持久不減弱、易于維護”戴森一方面不斷更新迭代氣旋分離技術,另一方面直指問題的根源——提供能量的馬達,來解決這一難題。戴森是業內為數不多自主研發和生產數碼馬達的科技公司,整個馬達團隊規模240人,過去20年來,已累計研發投入超 3.5 億英鎊。

新時代的家居清潔創新:始于需求,成于科技插圖9

    戴森研發中心

居家清潔畢竟是一項體力活,因此,工具的重量影響著使用者的體驗。輕量化,是戴森吸塵器不斷追求的——但并非一味追求產品數字上的重量減輕,而犧牲吸力、過濾等關鍵性能,而是在保證性能基礎上,追求更輕量的體驗。

無論是氣旋分離和吸力的平衡,還是重量與性能的平衡,單一目標的實現并非難事,但可貴的是追求多方面的平衡。可以說,戴森一直在超越自我。

除了吸塵器的關鍵技術以外,戴森也已累計在各類創新技術中投入25億英鎊,在馬來西亞、新加坡、菲律賓和英國都設有研發和測試中心,共有6000多名工程師和科學家,致力于持續研發固態電池、視覺系統、機器學習技術及人工智能方面的創新技術。

 新時代的家居清潔創新:始于需求,成于科技插圖10 戴森研發中心

3月25日,戴森攜全新機型亮相中國市場。新發布的V12 Detect Slim輕量無繩吸塵器和即將來襲的V15 Detect無繩吸塵器均搭載了這四項創新科技:激光探測功能、壓電式聲學傳感器、 LCD液晶屏、防纏繞螺旋形吸頭。前者主機僅重1.5kg ,是戴森迄今最強勁、最智能的輕量無繩吸塵器。后者可達到整機HEPA過濾級別并過濾99.97%小至0.1微米的顆粒物,還有全新防纏繞高扭矩地毯吸頭方便地毯清潔,是戴森迄今最強勁、最智能的無繩吸塵器。

新時代的家居清潔創新:始于需求,成于科技插圖11

戴森V12 Detect Slim無繩吸塵器

兩款新機型均延續了戴森吸塵器一貫的強勁吸塵性能,搭配豐富的吸頭配件能夠輕松滿足中國消費者的整屋深度清潔需求,助力打造健康舒適的居家環境。

隨著居家環境更加多元化,以及消費者清潔需求的不斷升級,未來,無繩吸塵器更需要在保證吸力強勁、吸力無損耗、密封過濾、易于維護的基礎上,嘗試向產品輕量化、提升續航、可視化清潔體驗等方向努力,進一步加強用戶體驗。這對品牌的科技實力與研發功底,無疑是一場考驗。而戴森,一直是這條路上的探路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