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一直被唱衰的共享充電寶行業正在強勢崛起,并以新姿態重回公眾視野。

據路透社旗下媒體IFR報道,怪獸充電正計劃在美國進行IPO,募資額為3億美元,目前正在與花旗、中金、華興資本及高盛等投行洽商,上市具體時間或將定在今年上半年。

“怪獸充電想要上市,或是為了步入下一個發展階段做準備。”一位共享充電寶業內人士如是表示,“但能否通過上市來改變現有的競爭格局,仍需要時間來證明。”

而在怪獸充電曝出上市消息之前,小電科技已在2020年6月先一步同浙江證券簽署了上市輔導協議,擬在創業板掛牌上市。目前,小電科技已經開始接受第二輪輔導,預計于今年三季度登陸創業板。

起初,共享充電寶迎著“共享經濟之風”爆發,獲得大量投資機構的青睞,之后又被大眾質疑是偽需求,如今在經歷了早期的野蠻生長之后,“三電一獸”占據了行業96%以上的市場份額,并且相繼對外宣布已實現盈利。業內人士普遍認為,已經逆風翻盤且實現盈利的共享充電寶企業,即將誕生行業第一股。

這并不是毫無根據的預測。來自艾媒咨詢的《2020年共享充電寶行業研究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共享充電寶行業交易規模達到79.1億元,預計在2021年達到160.7億元,而且行業整體處于成熟期的早期,仍有較大的增長空間。

隨著上市潮的到來,共享充電寶的故事還能講多久?

用戶規模下滑,卻越來越暴利

2017年被認為是共享充電寶元年。當時曾有媒體統計過,在這一年,共享充電寶項目平均每兩天就冒出一個,而且在短短4天之內,全行業就拿到了7.5億元融資。

借著共享經濟的東風,共享充電寶一度成為當時最火熱的風口之一。

然而這樣的高光時刻并沒有持續太久。2017年下半年,隨著盲目入局者的現金流斷裂、押金模式被消費者詬病等問題的集中爆發,樂電、小寶充電、放電科技、河馬充電等多家共享充電寶企業最終遺憾離場。

與此同時,在野蠻生長一年之后,共享充電寶行業開始漸漸被投資機構所冷落。

被冷落的原因主要有兩點,一是共享充電寶企業盈利模式均比較單一,其超過90%的營收均源于用戶的租賃費用;二是共享充電寶的品牌與品牌之間尚不存在差異化。

“無論是什么品牌的共享充電寶,對于用戶來說都一樣。”上述業內人士說道,“只要能救急就可以了,至于什么品牌其實無關緊要。”

對于用戶而言,租借什么品牌的共享充電寶并不是他們所關心的,這也就意味著共享充電寶企業難以讓用戶形成品牌忠誠度,為了產生更多的租賃費用,就只能將重點放在擴張規模上。而問題在于,想要實現規模擴張,就必須要有資金支持,隨著投資機構的熱情消散,漲價就成了共享充電寶企業不得不邁出的一步。

來電COO任牧曾談到,漲價的原因有兩方面:一是利益驅動,由于商家在產品上可選擇性增多,因而有更大的議價權;二是成本驅動,一些場景需要高昂的入場費,為保證不虧本,企業只能通過漲價將部分成本轉移到用戶身上。

從2019年開始,共享充電寶企業集體漲價,從原來的1元/小時漲到了1.5-3元/小時,而且分場景定價模式正式開啟,甚至出現了每小時收費10元的共享充電寶。

此舉被用戶吐槽為“割韭菜”,而漲價行為也在某種程度上削弱了用戶粘性。艾瑞咨詢數據顯示,2017年-2020年,共享充電寶的總用戶規模呈上升趨勢,從2017年的0.8億人增長到2020年的2.9億人,但增長速度卻在明顯放緩,年增長率從104.9%降到56.3%,再降到15.6%。

不過凡事都存在有利的一面,來自艾媒咨詢的調查數據顯示,4大共享充電寶企業的毛利率已接近25%。2019年,怪獸充電曝光的商業計劃書顯示,除去BD與銷售部門人工成本20%、分店利潤23%、充電寶及柜機折舊16%,以及倉儲、運費、安裝費、配件費等,日均每個共享充電寶毛利率為31%。

有業內人士簡單地算了一筆賬,假設每小時收費2元,每天每個充電寶使用2次來計算,刨除掉分成、人力與折舊成本,部分企業的年利潤率甚至有可能超過60%,這也就意味著,共享充電寶業務不僅實現了盈利,而且正向著暴利邁進。

不得不交的高額入場費

從表面上看,共享充電寶業務堪稱暴利,但在現實的競爭中,為了擴大規模而爭搶獨家線下店鋪資源,導致了共享充電寶的入場費水漲船高。

此前,在脈脈上曝光的一份表格顯示,共享充電寶進駐一些客流量較大的娛樂場所、飯店需要繳納的入場費從幾萬元到幾十萬元不等,甚至有的商家入場費成本高達百萬。

除入場費外,共享充電寶企業還要向部分客流量巨大的商家支付收入分成,比如深圳的水榭年華,除了繳納12萬入場費,還要外加50%的收入分成,而根據央視調查,在一些客流量較大的酒吧,企業給到商家的分成甚至能達到70%。

“共享充電寶對線下店鋪的比較依賴,企業要保證鋪設密度來滿足即時性需求與借還體驗,這就導致了點位競爭日趨激烈。”該業內人士說道。

在所有的鋪設場景中,餐飲場景的滲透率最高,截至2019年底,餐飲場景的滲透率約占50%,其次是休閑娛樂,包括購物場所、影院、KTV、酒吧、網吧等,約占30%,最后是醫院、酒店、交通樞紐等場所。

然而這些線下店鋪能提供給充電寶機柜的點位是極其有限的,因此高昂的入場費已經成為共享充電寶企業競爭的主要籌碼,畢竟只有搶到了“地盤”才能獲得足夠用戶量,從而產生更多的租賃費用。

不過好在共享充電寶企業高額的入場費并沒有白交。

據艾瑞咨詢《2020年共享充電寶行業研究報告》,2019年小電科技營業收入在15億以上,按2020年17%的行業平均規模增速、20%凈利率保守估算,其凈利潤至少有3.5億。

而計劃赴美上市的怪獸充電寶,近兩年發展同樣亮眼,來自歐睿國際發布的《共享充電行業發展報告》顯示,2019年怪獸充電以36.4%的市場份額躍居市場第一,成為行業首家年交易總額邁入20億元大關的企業。

美團“入侵”,行業格局突變

來自易觀發布的《中國共享充電寶行業洞察2020》顯示,在2019年共享充電市場的交易規模達到69.2億元。但是隨著市場中用戶的不斷增長,剛需地位的穩固及供給端的快速擴張,其交易規模自2021年將持續保持40%-80%的高速增長,在2024年有望達到500億元。

面對暴利和足夠寬廣的市場空間,美團沒有缺席。

2020年上半年,美團重新殺入了共享充電寶賽道,開始大量招聘各類人員,希望借助于瘋狂的地推迅速提升其在共享充電寶領域的市場占有率。

實際上,2017年美團就曾在石家莊、青島試行共享充電寶業務,但由于數據不理想而短暫收場。在當時,共享充電寶充滿爭議,而且尚未展現出巨大的潛力,不過這一項目并沒有被遺忘,2018年,美團旗下的酒旅部門再次嘗試共享充電寶項目,對外陸續鋪設共享充電寶柜機,然而因為項目進展緩慢,最終被再度擱置。

如今共享充電寶進入相對穩定的發展后期,美團第三次強勢殺入,讓共享充電寶市場充滿了濃重的火藥味。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是,截至2020年底,美團年度活躍商戶數增長至650萬,相較于共享充電寶企業,美團的優勢顯著且與該業務有著天然的契合點。

需要指出的是,美團給商家的分成并不多,而這直接造成了便利性不足。據了解,美團給商家的分成有5成和6成兩種比例,而且入駐不會給商家入場費。相比之下,“三電一獸”通常能給商家的分成比例在5到8成左右。

但美團仍是一個不得不防的強大競爭者,“共享充電寶形態已經成熟,而且商業模式也很容易看明白,如今共享充電寶企業已經實現盈利,此時利用團隊和平臺優勢重兵殺入,這也是美團一貫的作風。”該業內人士說道。

另一個不得不防的對手是阿里。在支付寶、淘寶、天貓、高德等多個國民級流量入口打通后,阿里本地生活平臺是否會將觸角伸向共享充電寶領域還很難說。

可以預見的是,隨著美團的強勢入局,行業戰爭必將更加激烈且復雜。共享充電寶的下半場,將會倒逼各共享充電寶企業創新,并探索更長遠的發展模式。

共享充電寶企業想要突出重圍,還需浴血奮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