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對中國人來說,北漂、滬飄、廣飄和深飄不再是不得不做的選擇,甚至堅守家鄉也能活得有滋有味。

這得益于改革開放40多年以來,國家在脫貧攻堅戰上所取得的舉世矚目的偉大成就。也得益于像拼多多這樣在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上獲頒全國脫貧攻堅先進集體的互聯網平臺公司,它們在脫貧攻堅戰中通過新技術新產品,幫助貧困區人民奮斗創業,賦能現代農業,在國家實現全面脫貧這一浩大的歷史工程中貢獻了屬于互聯網的力量。

本文的三個故事可能就發生在你我身邊,但也是新農人的典型代表和縮影。這三位拼多多平臺上的普通賣家利用互聯網帶領鄉鄰們走出貧困實現發家致富,演繹出了另類的務農風光。

女海龜放棄綠卡回鄉賣紅棗

拼多多賣家, 90后女生,海歸碩士

7

我是家中的老大,我有兩個弟弟。2013年我考取了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研究生,畢業之后進入了澳大利亞一家傳媒公司工作,也順利的拿到了綠卡。讓我回鄉創業的契機是一次采訪,澳洲和新西蘭的一些主流媒體,大概有十幾家,我們同行到西藏、青海、新疆進行采訪。到新疆這一站的時候家鄉巨大的變化和發展震撼了我,也讓我覺得與其在外面一直背井離鄉,不如回到家鄉去做一個建設者,而不只是作為一個見證者。

于是2017年不顧父母的反對,毅然回到了新疆準備創業。我父母都是樸實的農民,一心希望我們能夠躍出農門。我父親因為家里當時條件不好,沒怎么上學,這也讓他堅定了一定要送我和兩個弟弟上學的決心。我和我弟也算爭氣,學習成績也都挺好,老房子里都貼滿了我們讀書時的獎狀,為此我父親現在都還把那房子留著,父親說那些獎狀給他留下了美好的回憶。他認為我既然有高學歷,也有條件在國外生活,就不應該回來折騰,父親知道我要回來后氣得一個月沒和我說過話。倒是我身在北京和三亞的雙胞胎弟弟,毫不猶豫地回到家鄉,陪著我一塊創業。

我的家鄉在新疆阿拉爾市,每天15小時的充足日照,20多度的晝夜溫差,全年長達220天的無霜期,加上昆侖山終年的冰川雪水灌溉,造就了家鄉紅棗甘甜醇厚的口感。我們的創業項目便圍繞著家鄉特產紅棗展開。2017年我和兩個雙胞胎弟弟發起成立了“叁顆棗”農民專業合作社,起初只有自家的200畝地,5個社員,經過一年努力,紅棗加工廠建起來了,還直接帶動了周邊七八十戶棗農,輻射紅棗種植面積3000畝。

創業之初,我和弟弟們每天連軸轉。凡事都想親力親為,不懂經營,不懂管理,一開始就走了彎路。還好經過不斷的磨合,我們三姐弟確定好了各自的工作職責,我把控全局,大弟弟負責廠內生產,小弟弟負責廠外銷售,三個人各司其職,又帶領不同的小團隊,效率才提高了起來。

在最初的兩年里,我總想跳出傳統的銷售模式,但總是不得章法,直到一個很偶然的機會,我認識了西安采購商胡容,她和我年齡相仿,每次進貨量很大,后來我才知道,她在拼多多上有網店,主要做線上銷售,在她的幫助下,我才真正做起了電商。

去年4月,我和胡容共同成立了電商公司,在拼多多平臺上分別開了干果店鋪和鮮果店鋪,我依靠南疆產地,利用合作社積累的農產品采購、品控、工廠加工優勢,把好紅棗的品質源頭關;胡容則利用電商的從業經驗,負責線上運營和銷售。

疫情期間,傳統線下銷售渠道受阻,線上的銷售優勢凸顯,我們的拼多多店鋪里,紅棗、核桃在短期內就成了爆款產品。鮮果店“疆南姑娘”開店第一個月銷售額達到100多萬元,只用了6個月銷售額就突破1000萬元;干果店“北漠果業”銷售額在3個月內突破100萬元,到2020年年底銷售額已突破2000萬元。

2020年,我們銷售上線上線下雙管齊下,僅拼多多線上店鋪的銷售額就達到了3000萬元。

疫情期間,我們和拼多多一起舉辦的縣市長直播活動,在新疆吐魯番市、阿拉爾市十三團和麥蓋提縣舉辦了多場“直播助農”活動,解決了100多噸滯銷紅棗、核桃的銷售問題,如今,附近連隊的農戶有賣不出去的農產品,都會主動聯系我們。

如今,除了拼多多這樣的互聯網平臺為我們產品的銷售打開了新通道,政府的政策也特別好,也鼓勵青年人創業,2020年我就申請到兩年的無息貸款。就我自己而言,當我看完外面的世界再回來的時候,心是能沉淀下來的,不會浮躁,我覺得我也像一顆胡楊,就像在沙漠里面,雖然缺水、干旱,但是依然能長得非常的茁壯,秋天的時候,也可以很美。

我從來沒有因為回鄉創業這個決定后悔,曾經夢想仗劍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華,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這里才是我的家,能在自己的家鄉和父母身邊創業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兒。

涼山空姐轉型“石榴姐”

何爽 | 四川大涼山會理拼多多賣家,95后女生,前東航空姐

12

(穆功 攝)

我出生于大涼山,曾經我是一名空姐,如今人稱“石榴姐”。

曾經我把走出大涼山當成自己的奮斗目標,但作為一個吃著石榴長大,祖祖輩輩靠石榴養家糊口的“石榴村”的孩子,我知道我的生命里永遠都和石榴剪不斷的關聯。

2016年我成為了東航云南分公司的一名空姐,每月收入近萬元,在村里人看來已經是很好的工作了。但其實我更希望能有自己的事業。直到我在一則新聞上看到了我的高中女同學,她在果園里直播賣水果,一個月賺了18萬元,這事深深觸動了我。

我們家鄉會理縣的石榴品質好,但銷售還是靠大貨車一車一車地從盤山公路拉出山外,再分發到各大批發市場,通過超市或水果店一點一點賣出去。看了同學的新聞后,我想也許可以試試通過直播的方式賣石榴。但當我把想法告訴父母時,他們都不同意,不過他們擰不過我,我還是辭掉了空姐的工作,只是我的父母包括村里人都認為我是在“瞎折騰”。

由于之前沒做過直播,也不懂電商運營。起初也踩了不少坑。剛開始我聯系到一個直播培訓機構,對方答應幫我注冊賬號,讓我在一家平臺上直播賣石榴。于是,我每天帶著手機和自拍桿,還順便拿把椅子,在頭頂撐把傘,坐在自家的果園給網友們介紹果園和石榴,也幫父母賣出了不少石榴。

可好景不長,因沒簽約,不是該機構的主播,他們擅自將那個較火的賬號轉給了別人,我一氣之下就跟他們鬧掰了。之后,我找到一家很小也不景氣的天貓店鋪合作。在我的的努力下,這家店鋪沒過多久就火起來。可就在雙十一的前一天,對方突然過河拆橋,不再讓我直播賣石榴,要播自己的產品,我又被坑了。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經過多年的踩坑,我在2018年注冊了自己的公司,在拼多多等平臺開起了自營店鋪,加上此前直播攢下的誠信和人氣,店鋪逐漸有了起色,2019年,8月至11月的石榴季供貨量達到70萬單,累計銷售800萬斤,銷售額超過3000萬元,這才算正式打開了電商市場。2019年,我們銷售石榴131萬單,收入2500萬元,加上其他水果,這一年銷售額突破3500萬元。

我今年直播石榴每場觀看人數都在60萬以上,一場直播可以讓60萬人了解會理石榴,如果我們有10場,有100場,那就會有更多的人了解會理石榴,購買石榴。

我是土生土長的會理人,我深知石榴的銷售好壞決定著父老鄉親們的生活水平,也是鄉鄰們的主要經濟來源。如今,我們有階段性務工崗位150個,這個崗位主要用于招聘周邊農村婦女,以帶動她們就業。農村婦女就業難,留在家鄉找不到收入稍微偏高一點的工作,只有遠離家鄉去大城市打工。我們提供階段性務工崗位,她們每年能夠有半年時間在我們的倉庫里包裝水果,每天收入200-280元。我們這樣做,還能讓他們留下來照顧老人、孩子。能夠做一番自己喜歡的事業并能帶動身邊的人增收,這是我最開心的。

現在我認定直播是推銷涼山農產品最快的傳播、銷售方式。一些砍掉辛苦種植的石榴樹,背井離鄉去外地打工的種植戶也選擇回鄉重新種起了石榴,他們再也不愁石榴賣不出去了。

廣西小伙湊2萬元回鄉開店賣百香果

龐志玉 | 廣西玉林拼多多賣家,80后,前實體店店主

9

在做電商前,我在外地打過工,開過店。2016年,我回到廣西玉林家鄉,嘗試做電商賣百香果。

跟兄弟東拼西湊,湊出2萬塊錢,我的拼多多店鋪就算開起來了。其中1萬元用來做拼多多開店押金,5000多買了輛二手面包車,剩下的錢用來每村每戶的用來收果子和發貨,每一筆錢都用在了刀刃上。

我的店鋪取名非常干脆,就叫“玉林百香果”,我們也顧不上怎么取名,就想趕緊開店開始賣,不然連補貨的錢都沒了。

最初因為沒有錢,也請不起工人,收貨、分裝、打包到發貨都只能親力親為。

每天早上7點不到起床,先去倉庫看看前一天收上來的百香果情況。

8點開始篩選、分裝,品質好的果子就打包,通過電商拼多多售出,過于成熟或規格較小的次果就走線下,低價批發;

一直忙到中午,邊吃飯就邊要聯系當天下午的收果安排,吃完飯就出發,很多時候回來就已經是次日凌晨……

就這樣,在我和幾個兄弟的共同努力下,憑借兩萬元的啟動資金,“玉林百香果”店鋪從零開始,一直做到現在拼多多店鋪收藏人數突破40

拼多多平臺的銷售增速,大大超過了我的預料。開店之初,每天大概有200-300單,沒過多久,日訂單量就突破了1000單。發現網上賣百香果有得做,我才開始全方位招人,還花高價購買了篩選果子和封裝打包的機器。

雖然現在我們有專門駐村的收果人,但我還是經常進村查看貨源,親自收果。收來的果子好不好,能直接決定店鋪的生死。而且通過收果能掌握很多東西,一是果子的品質,二是種果片區的情況,三是村民的訴求。

通過收果和果農深入接觸,也才知道他們的發展情況。對于品相不好的果子,想辦法幫他們處理。如果果子出問題,也可以去地里指導果農種植改善。我們和果農其實就是命運共同體,行情不好的時候,我都盡量以平時的好價收購,長此以往果農也都非常信任我,以至于有村民寧愿拒絕別家的高價收購,也要把百香果留給我。

我總結了,開店以來一直比較順利與我們對品質的把控和對果農的關愛是分不開的。當然也得益于拼多多“拼團式”購物模式,能使訂單在相同需求的人群中快速聚焦,而在微信里直接下單和付款,大大簡化了整個購物流程。

也因為我們的百香果消費者評價好,貨源穩定。我們的店鋪2020年還被拼多多的“多多果園”選為了百香果指定供應商之一。

雖然開店以來整體沒出現大問題,但也還是遇到了一些小委屈。比如一些因自然損耗引起的差評:我們用紙箱運輸,途中紙箱會吸收果子的水分,果子本身也會散失一些水分,消費者收獲后一秤,覺得少了,就給差評。更不用說常見的皺皮,長斑等這些百香果正常的狀況,還是差評。

后來為了消除這種誤解,我們給每個包裹里加了一份“小貼士”,上面不僅介紹了百香果的多種吃法,還告訴消費者如何鑒別果子的好壞優劣,并懇請消費者多多理解。

現在店鋪都在滿負荷運作,每天的訂單量已經突破1萬單,總銷售額突破7000萬元

小貼士:2015年拼多多提出“新農人”體系,通過市場機制下的合理利益分配,引導受過高等教育、了解互聯網的新型職業人才返鄉創業。

2018年,拼多多創立“多多大學”,建立線上線下兩條專業性“扶貧產品上行與互聯網運營”課程培訓通道。截至目前,“多多大學”的線下課程已經覆蓋21個省份,培育本地學員6700多名,直接引導店鋪超過3900家。在此基礎上,平臺將各地區的線下課程,通過線上大規模推動,累計觸達49萬扶貧產業經營者,覆蓋全國所有的貧困地區。

這個過程中,拼多多將農業變成了一條理想的創業賽道。